郭台銘血汗工廠研究12:郭台銘說要勞動才可以享受權利,結果住宿勞工每人每月須兩次義工工作否則就要搬離宿舍

潘毅梁自存這篇論文讓我對血汗工廠有新認識:因郭台銘說要勞動才可以享受權利,每人每月須完成兩次義工工作否則就要搬離宿舍,義工要負責宿舍衛生打掃,還包括搬抬工作和打掃廁所。工作十二小時外還要當義工?!說不定還加班加到快崩潰後還要當「義工」?你們富士康請不起專業的打掃人員嗎?把請大量保安的人力請幾個打掃不行嗎?

事實上,郭台銘富士康對工人的「監視」已經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了。一位觀瀾園區的工人介紹了他的經歷:
“宿舍裏不准打牌、喝酒、抽煙。有人不定時稽查。有一次我在宿舍抽煙被抓到,我認了幾句錯,說下次再不敢了,等那人一走又點了煙。不能跟稽查的人強,讓他下不來台以後就被整。宿舍每一層都有保安,保安中河南老鄉多,一般不會管。但稽查是另一撥人,有一次快十二點了稽查還來敲門。”  

每一層都有保安、快十二點了稽查還來敲門,有這樣侵犯工人隱私的台商,郭台銘你那套治理工廠的方式也太恐怖了吧?居然還有臉說「每天管理一百多萬個動物,讓他頭痛得要死」!?

是你郭台銘折磨農民工,連半夜十二點也不放過,大家才頭痛的要死吧!

這篇論文的研究出處為囚在富士康代工王國,還有提到當時非常詭異的工廠治理:
強制的洗衣“服務”,違者受罰富士康宿舍為工人提供統一洗衣服的“服務”,雖名為服務,但卻是強制的,工人自己洗衣服會遭到懲罰。一位太原富士康廠區的工友說:“公司統一洗衣服,如果自己洗抓住了,小則做義工 3天,大則做義工 7 天,這裏做義工的主要內容是掃地,另外衣服還有可能被沒收掉。如果自己洗衣服的話必須等晚上7 點鐘宿管下班了趕快洗,然後掛在宿舍陽臺,等幹了趕快收起來。”
為什麼工人不願接受這一看似人性化的“服務”呢?一位在觀瀾園區的工人說:“宿舍條件不是很好。一個宿舍要住八個人,比較好的是不用洗衣服,它會專門有人幫你洗,但是洗得不乾淨。洗完的衣服你要是在外面再去洗一次,就還是黑黑的。所以宿舍裏不好。”

不過,之前介紹過《南華早報》記者Cissy Zhou的潛入富士康調查已經發現「免費洗衣服務」自2019年起就已停止的公告了。

富士康宿舍比較離譜的地方是並非同寢室的人同樣上日夜班,加上熱水只有晚上才供應,大家都不能好好休息:
宿舍本應該是一個休息的場所,但是住同一宿舍的工人常因為所在車間和白晚班等不同而有不同的作息時間,工人之間相互干擾很大,使得宿舍反而成為一個無法安靜休息的地方。
剛剛從職業學校畢業在龍華工作的一位工人表示:“現在居住在宿舍,和不同部門的人居住在一起,一起來的同學全都分散開,沒有住在一起,也很少有在同一條生產線上的。宿舍裏人太多太擠,隨時都有人出入,很難安靜休息,又有可能丟東西,而且宿舍內要等到晚上才有熱水供應。”

潘毅、梁自存提了三項建議,第一項富士康能做的是加薪,但2008年薪水是2000人民幣,2019年鄭州薪水是2100人民幣,顯然郭台銘對付農民工的方式就是用「生存工資」讓他們「拚死加班」,以下介紹他們的看法:
第一,富士康應該提供生活工資而非生存工資。工人的生活空間被擠壓的所剩無幾是造成富士康工人頻頻以死抗爭的最重要根源之一,一份能夠維持工人及其家庭在城市正常生活的生活工資是企業應盡的義務。
第二,廢除宿舍勞動體制,由當地政府提供公共住房。無論從城市化的趨勢來看,還是從打工者群體為城市做出的貢獻出發,廢除宿舍勞動體制,重建工人的生活空間,提供公共住房都是當地政府不可推卸的責任。
第三,給予工人以城市公民的身份,創造和諧的生活環境。這不僅意味著工人獲得在城市的居住權,也意味著他們能夠獲得與城市居民同等的社會保障和社區服務。因此,建設工人生活設施,依法保障其生活空間的安全、規範工人社區的市場秩序、保障工人的自主權是建設和諧社會的題中之義。

本文重點在介紹富士康極度侵害勞工人權的管理措施,我當學生與當兵都住宿過,富士康這種騷擾式「治理」跟台灣當兵類似,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囚在富士康代工王國

Blackjack 2019/6/7
link: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體脂肪率、內臟脂肪、BMI、基礎代謝率標準、骨骼肌率、筋肉比、肌肉率的標準與簡介

30秒了解長照3.0:蔡英文搞垮台灣觀光業,目的是把大飯店轉型長照中心啦

​義美食品如此黑心又欺騙社會,還要他買麥當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