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血汗工廠研究4:富士康如何享用中國的「低人權優勢」,解決新生代農民工問題,杜絕富士康悲劇重演

2010年多位教授連署「解決新生代農民工問題,杜絕富士康悲劇重演」指出郭台銘從百十人工廠發展成六十萬員工靠「廣大農民工的心血汗水」,而深圳市2008年底實際人口超過1200萬,其中戶籍人口只有228萬,「正是以農民工為主體的外來人口的貢獻」,才有深圳的發展。在北京「低端人口」的爭議中,其實也正是這些主要來自河北、河南、山東無戶籍的北漂族在北京從事生產運輸和商業、服務業等領域的勞工,成就了如今的北京。

正如我介紹的許多研究中,富士康是專門「收集」中國各地「農民工」的超大型工廠,相對的,北京「低端人口」居住在許多防空洞、地下隧道,北京有5500個地下室,據估計住了有100萬人。因此,也就有人認為,富士康這樣的「血汗工廠」的超大型宿舍替中國政府解決了部分農民工的「問題」。    

從2010年到現在,顯然中國政府並沒有放棄「低人權優勢」給「血汗工廠」的方便,雖然2012年底習近平提出「中國夢」-「實現偉大復興就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夢想」,又提出了「中國製造2025」,但像富士康之類的「代工」顯然還是替中國賺取外匯及「壓榨」農民工勞動力的重要成分。該連署提到:  
我們認為,以"低人權優勢"維持的發展是不可持續的。今天的中國資本充足、國力強盛,已經具備了轉變發展模式的條件和能力,依靠國家、企業與勞動者共同的努力,切實解決新生代農民工問題,一定能夠有效防止類似的悲劇重演。
我們呼籲所有企業在提高農民工待遇和權利方面做出切實努力,讓農民工成為真正的"企業公民"。富士康集團自1988在中國深圳建廠以來,迅速發展壯大,工廠已遍及珠三角、長三角、環渤海以及中西部地區,擁有60余萬員工。富士康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子產業製造商,全球代工大王,世界五百強的第109位,連續7年雄踞中國大陸出口企業榜首。富士康的今天,離不開廣大農民工的心血汗水。作為一個強調企業社會責任、回饋社會、關愛員工的行業領袖,富士康理應還給勞動者一份有尊嚴的工資,為勞動者過上正常的、有尊嚴的生活創造基礎的物質條件,讓農民工成為真正的企業公民。

九年後,富士康仍然是代工業者,農民工也仍然替郭台銘打工,九年前郭董給深圳富士康的起薪是2000人民幣,九年後郭董給鄭州富士康的起薪是2100人民幣,農民工在富士康工作仍然賺不到一分體面的薪水!所謂「富士康理應還給勞動者一份有尊嚴的工資,為勞動者過上正常的、有尊嚴的生活創造基礎的物質條件,讓農民工成為真正的企業公民」就是緣木求魚。

中美貿易戰讓許多代工製造業考慮離開中國,或許中國大陸也該考慮,這樣「安置」廣大農民工對中國真的利大於弊嗎?

Blackjack 2019/6/5

解決新生代農民工問題,杜絕富士康悲劇重演

自今年一月份以來,富士康集團已經發生員工跳樓事件9起,造成7死2傷的慘劇。這些20歲左右的年青人,為什麼在人生最美好的時期選擇離開這個世界?逝去的生命讓我們痛心不已,更讓我們在個體心理層面之上去思考"世界工廠"及新生代農民工的前途問題。
在過去三十年裏,中國依靠數億主要來自農村的廉價勞動力打造了一個出口導向型的"世界工廠",實現了中國經濟的持續快速增長。但與此同時,勞動者的基本生存權利長期被忽略:我們以"農民工"的身份為藉口,以平均低於第三世界的工資水準來支付他們的勞動報酬,使他們無法在城市中安家生活,漂泊徘徊於城市與農村之間,過著無根無助、家庭分離、父母無人照顧、孩子缺乏關愛的沒有尊嚴的生活。我們從富士康發生的悲劇,聽到了新生代農民工以生命發出的呐喊,警示全社會共同反思這種以犧牲人的基本尊嚴為代價的發展模式。

我們呼籲國家立即終結以犧牲人的基本尊嚴為代價的發展模式。
當我國的一些產業在全球產業鏈低端佔有越來越多的市場份額之時,我們注意到與GDP增長並存的貧富差距擴大現象,以及勞動力價格隨就業壓力被壓低、勞動者話語權被持續忽視的社會事實。如果說,以廉價勞動力發展出口導向型經濟是改革初期中國在資本匱乏等歷史條件制約下的一種策略性選擇的話,走到今天,這種發展戰略已經暴露出種種弊端。勞動所得的低下導致了國內消費需求的長期不振,削弱了中國經濟持續增長的內在動力。發生在富士康的悲劇,更說明了這種發展模式在勞動者這一方的難以為繼。對於新生代農民工中的很多人來說,自他們走出家門的那一刻起,就沒有像其父母輩那樣想過再回家做農民,就此而言,他們是踏上了一條進城打工的不歸之路。當看不到打工通向城市安家生活的可能性的時候,打工的意義轟然坍塌,前進之路已經堵死,後退之路早已關閉,身陷這種處境中的新生代農民工在身份認同方面出現了嚴重危機,由此帶來一系列的心理和情緒問題----這正是我們從富士康員工走上"不歸路"背後看到的深層的社會和結構性原因。
我們認為,以"低人權優勢"維持的發展是不可持續的。今天的中國資本充足、國力強盛,已經具備了轉變發展模式的條件和能力,依靠國家、企業與勞動者共同的努力,切實解決新生代農民工問題,一定能夠有效防止類似的悲劇重演。
我們呼籲所有企業在提高農民工待遇和權利方面做出切實努力,讓農民工成為真正的"企業公民"。富士康集團自1988在中國深圳建廠以來,迅速發展壯大,工廠已遍及珠三角、長三角、環渤海以及中西部地區,擁有60余萬員工。富士康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子產業製造商,全球代工大王,世界五百強的第109位,連續7年雄踞中國大陸出口企業榜首。富士康的今天,離不開廣大農民工的心血汗水。作為一個強調企業社會責任、回饋社會、關愛員工的行業領袖,富士康理應還給勞動者一份有尊嚴的工資,為勞動者過上正常的、有尊嚴的生活創造基礎的物質條件,讓農民工成為真正的企業公民。
我們呼籲地方政府為農民工住房、教育和醫療等社會需求提供政策保障,讓農民工成為真正的"社區公民"。
農民工的待遇和尊嚴不限於一個企業,而是具有普遍性的中國問題。農民工在城市中安家生活,碰到的最大障礙是住房、子女教育和醫療等問題。我們呼籲國家和地方政府拿出切實的舉措,為農民工融入、紮根城市創造條件,讓他們成為真正的城市工人,分享他們親手創造的經濟發展的成果。作為改革的實驗區,深圳的崛起離不開數以千萬計的農民工的艱苦付出。深圳市2008年底實際人口超過1200萬,其中戶籍人口只有228萬,正是以農民工為主體的外來人口的貢獻,才創造了深圳市今天的繁榮富強。作為改革的受惠者,深圳市政府理應改善農民工的生存處境,拿出解決農民工住房、教育和醫療等各個方面的具體方案,讓農民工成為真正的社區公民,繼80年代作為經濟發展的領頭羊之後,再次爭當新世紀社會發展與社會公正的垂範者。
最後,我們呼籲新生代農民工珍惜自己的生命、珍惜彼此的生命,用積極的方式來回應勞動者今天的困境,爭取基本的勞動權益,保護自身和家庭的生存權利。像兄弟姐妹一樣團結互助,提高自我救助、自我保護與自我管理的能力。並與社會各界共同努力,一起參與到推動社會進步的宏業中,共建一個讓每個勞動者都活出尊嚴的和諧社會。

簽名:
沈原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郭于華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盧暉臨 北京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潘毅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沈紅   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研究員
任焰   中山大學社會學系 副教授
張敦福 上海大學社會學系 教授
戴建中 北京市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譚深   中國社會科學院 社會學所副研究員

*****

深圳2018年末常住人口达1302万人 户籍人口增幅放缓

2019年04月22日 07:24
来源:金羊网 作者:林园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24人参与 7评论

深圳户籍人口增幅有所放缓2018年年末常住人口1302万人

19日,深圳市统计局发布《深圳市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以下简称《公报》)。记者在《公报》中发现,深圳全市年末常住人口1302.66万人,其中常住户籍人口454.70万人,增加19.98万人。身为移民城市,深圳不断放宽落户门槛,在其他城市常住人口出现减少时,深圳都保持户籍人口增加的高涨幅,在2016年、2017年涨幅均破10%。2018年涨幅有所放缓,跌至4.6%。

根据《公报》,深圳全市年末常住人口1302.66万人,比上年末增加49.83万人。其中常住户籍人口454.70万人,增长4.6%,占常住人口比重34.9%;常住非户籍人口847.97万人,增长3.6%,占比重65.1%。

记者对比发现,2018年深圳户籍人口增长有所放缓。2016年时,深圳深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仅2016年一年,新增户籍人口数近50万,增幅达14%,增幅首次破10%。户籍人口达到404.8万人。

2017年时,常住户籍人口继续快速增长,常住户籍人口434.72万人,比上年增加50.2万人,增长11.3%,占常住人口比重34.7%。而到了2018年,虽然深圳出台了深圳普通高校毕业生引进和落户“秒批”等政策,但户籍人口仅增加19.98万人,增幅为4.6%。

户籍人口的变化对深圳意味着什么?深圳是一座移民城市,户籍人口的比重一直偏低。2015年,深圳市户籍人口占常住人口的比重仅为31.2%,是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中,唯一一个户籍人口未达50%的城市。专家认为,增加户籍人口的本质,是深圳意在改变人口结构。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曾表示,深圳人口结构严重倒挂,而人在一个地方没有长期的居住预期,就没有长期的投资、就业和消费心理,比如服务业的员工若都是临时性的,那其质量和水平就不可能得到迅速提升,影响了人口素质问题。大量外来人口处于一种“漂泊”的状态,到底要采取什么样的政策使他们的短期行为长期化,使低附加值的工业转换成高附加值的创新型产业,对于深圳来说都是挑战。从人口引进的角度来看,除了数量的变化,入户所附带的学历、技能等要求,从长远来看,或将改变人口结构,并对深圳未来的产业、城市竞争力带来影响。

另据《公报》,全年全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7543.60元,比上年增长8.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5.7%。居民人均消费支出40535.02元,增长5.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2.9%。

link: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體脂肪率、內臟脂肪、BMI、基礎代謝率標準、骨骼肌率、筋肉比、肌肉率的標準與簡介

30秒了解長照3.0:蔡英文搞垮台灣觀光業,目的是把大飯店轉型長照中心啦

​義美食品如此黑心又欺騙社會,還要他買麥當勞?